杨锦麟向厦大经济学科师生讲述人生哲学:向死而生——活着,才能看得见

    723日下午,厦门大学1978级历史系校友、浙江省锦麟公益创始人、锦绣麒麟传媒控股有限公司创始人兼董事长,时事评论员,专栏作家杨锦麟先生,做客厦门大学富邦金融与产业论坛暨厦门大学经济学科经济发展与传统文化系列讲座,为广大师生带来题为 “向死而生——从南北极到穿越戈壁”的专题讲座。厦大师生、兄弟院校老师、校外来宾近400人到场听讲。

 

洪永淼教授主持讲座,并为杨锦麟先生颁发厦门大学富邦金融与产业论坛讲座纪念牌。洪永淼教授提到,厦门大学经济学科在过去的几年间,坚持在小学期为本科生举办传统文化与经济发展系列讲座。今年的系列讲座已经举办了五讲,很荣幸能邀请到杨锦麟先生带来本系列讲座的收官之作,希望大家能有所收获。

 

讲座伊始,在一段自我介绍短视频后,杨锦麟先生点出了本次讲座的主题——“向死而生,活着,就能看得见”。随后,他从徒步戈壁、跨越南北极、耳顺之年创业等人生经历出发,为大家解读了他对生与死的思考。

 

徒步戈壁,探索未知

首先,杨锦麟先生分享了一段自己2017年徒步穿越敦煌沙漠的视频。那年,杨先生已是65岁。三天两夜,80公里,23小时58分,全队第二的成绩,杨锦麟先生完成了一个看似不可能的挑战。他谈到,穿越戈壁是生理的考验,更是心灵的洗礼,在创业最艰难的一年,在敦煌完成了看似不可能挑战之后,坚定了信念,最后选择了坚持创业。耳顺之年从零开始,迎接未来的挑战。杨锦麟先生特别强调,“人生70刚开始,90或许更精彩”,这是一种生命的态度。

 

跨越南北极,与死亡擦肩

随后,杨锦麟先生分享了他在20157月和12月分别去到北极和南极,并在零下3度的冰海里体验冬泳的经历。他特别提到,在南极的洛克罗伊港进行海上探险时,他们遭遇极其罕见的浮冰围困,探险队100多人被齐齐困在孤岛上,与死亡只有一步之遥。这一经历于他来说,是一次极具宗教意义的洗礼,只有在濒临死亡的时候,才能更加清晰而生动地体会到死亡的恐惧,这可能就是人对生的本能,对生的渴望。杨锦麟谈到,中国从没有真正的死亡教育,而生死问题恰恰是人生的一个大问题。接受过死亡教育的人,对人生才会有谦卑和敬畏,对活着本身才会怀有郑重之情。对死亡的思考,正是当前我们社会所缺失的。

 

中年失业,涅槃重生。在谈及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时,杨锦麟先生说道,当时他在香港失业将近一年,三迁其所,全家的生活压在他一人肩上,几近绝望。那年的香港自杀的人很多,跳楼的、跳海的、跳崖的都有,但他最终靠着手里的一支笔和心中的信念坚持了下来。人生在无助绝望时,跟死亡只有一线之隔。选择死亡很容易,但只有活着才有未来。在60岁那年,他辞去年薪数百万的工作,从零开始创业。他认为,这种创业是一种九死一生的过程,要忍受各种煎熬。但唯有坚持、守望,适时地委屈求全,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方能向死而生。

 

随后,杨锦麟先生还跟在座师生分享了考古学家陈文华、企业家褚时健、企业家管金生三位先生的故事。他认为,动荡的岁月,不确定的年代,选择生往往比选择死更需要勇气。80后、90后是没有经历苦难而放大生死的一代,但远离了生死,并不一定能看淡生死,反而更可能放大生死,这也是为什么当代年轻人抑郁频发、动辄轻生的原因。杨锦麟先生特别提到这样一句话,在命运拳头的击下,即使头破血流,也绝不回头。他主张为了达到目标,好死不如赖活着,因为只要人活着,就能看到明天。

 

讲座最后,杨锦麟教授与在场师生,就本次讲座展开了热烈的谈论。

问:如何解读读书人的精神这一概念?

答:读书人的精神就是拥有成年人的理智的同时,保持一颗未泯童心。要有尊严地去追求真实,也要学会有尊严地保持沉默。

问:如果你的一生没有现在这么成功,你还能坦然面对你的失败吗?

答:我现在也不觉得自己是个成功人士。成功是一种执念,它与失败往往只在一念之间。我刚开始创业的时候,非常害怕失败,但失败得多了就发现,做事重在体会过程,对结果并不需要太多执念。只有把失败看得太重的人,才会一蹶不振。我刚才提到的褚时健先生,他九十一岁了,他的学生送给他的手杖合起来有十几根,全部被他堆在墙角。我问他为什么不用,他说他怕自己一用,就老了。

问:你经历了许多荣辱,现在说自己已经可以看淡荣辱。但对于许多社会底层的人来说,他可能一生只有辱,没有荣,这种情况要如何看淡呢?

答:没有人生而卑微,我们一百多年来的努力、社会主义所追求的,是公平和正义。我们在座的很多年轻人,你一定不能觉得自己是卑微的,平等地看人,你就会过得快乐。

 

 WISE 林安语 SOE 夏文艳)

联系我们

联系电话:(86 592 )2186183
电子邮箱:jjcw@xmu.edu.cn
通讯地址:中国福建厦门大学经济楼
邮政编码:361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