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宏飙老师:致用之学,致知之道

 

【人物名片】

赵宏飙,男,浙江温州人,现任厦门大学经济学院金融系和王亚南经济研究院金融学助理教授,郑州大学数学与应用数学学士(2006),英国华威大学商学院金融数学硕士(2007)、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统计学博士(数理金融方向,2012),新加坡国立大学风险管理研究所博士后(2012-2013)、英国伦敦政治经济学院访问学者(2013),曾任高盛的全资子公司Paternoster(伦敦)投资策略部量化投资分析师(2007-2008)、英国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教学助理(2009-2011)。

赵宏飙老师主要从事数理金融、保险、经济等领域的教学与研究,开设《资产定价》、《风险管理》、《随机过程》等课程,迄今在Advances in Applied ProbabilityJournal of Applied Probability, Insurance: Mathematics and EconomicsElectronic Communications in Probability ,等国际刊物上发表学术论文多篇,研究成果曾获德意志银行金融风险管理与监管奖一等奖(2012)。

 

从博雅湖畔到伦敦金融城

2002年的9月,当赵宏飙攥着数学系的录取通知书迈入郑州大学的大门时,他恐怕难以想象,五年之后的自己会在千里之外的英伦三岛成为一名量化分析师。

从博雅湖畔的郑大校园到世界金融中心的伦敦金融城,五年的历程看似峰回路转,实则水到渠成。早在温州中学的中学时期,赵宏飙就发现自己对于数学情有独钟。他遵循自己的爱好选择了数学与应用数学专业,又在学习中对数学工具在现实中的应用萌生了兴趣,于是进一步明确将金融工程作为自己未来的发展方向。转换发展方向需要更进一步深造,在对课程安排等学习条件进行了细致比对之后,赵宏飙决定前往英国华威大学(The University of Warwick)华威商学院进修金融数学硕士,开启了自己的留洋生涯,并在取得学位后成功加入高盛的全资子公司Paternoster,成为投资策略部的一名量化分析师。

在世界最主要的国际金融中心之一的伦敦成为一名量化分析师,是令许多同学好奇的经历。一名量化分析师日常都在做些什么呢?赵宏飙笑言,他这个量化分析师是以项目为主导的,“没有日常”。身为投资策略部的一名量化分析师,投资决策的方方面面都有他需要扮演的角色。譬如,当老板想知道针对旗下管理的风险资产筹集多少准备金是合理的,他就需要想尽办法去算出一个最优的准备金规模。又譬如,金融危机爆发后,穆迪等机构的评级由于未能预见风险而备受质疑,他就开发了一个自有的评级系统,每天更新,为内部决策提供参考。至于估算一份报价是否合理、判断一支债券在何种条件下应该售出,就更是量化分析师的题中之义了。

回顾这段经历,赵宏飙认为,自己能够顺利取得学位并成为一名量化分析师,主要得益于扎实的数理功底、编程能力和金融知识。一方面,与普遍活跃、外向的西方人相比,东方人通常较内敛,加之没有地利、人和,在Marketing等类型的岗位上难以和当地人竞争,因此偏重数理和编程不失为一种差异化定位的竞争策略。另一方面,在日益成熟的现代金融市场,对各类金融事件与资产的损益进行量化分析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视,而数理推导与编程实现正是从理论与实践两方面解决复杂问题的关键能力,因此这类复合型的人才在伦敦金融城与纽约华尔街的市场上相当抢手。他表示,业界十分看重数理能力,“甚至有些企业(如对冲基金)更偏爱招聘数学、统计或物理等纯理工专业的学生从事数量分析,入职后再通过培训‘补习’金融经济知识。”至于编程能力,“在伦敦,顶级的几家银行面试几乎是必考C++;一个金融方向的学生如果精通C++等编程语言,在伦敦立足绝非难事。”

 

学以致用,“智可移山”

成如容易却艰辛,顺利的转型源自清晰的规划,也源自赵宏飙不懈的努力与坚持。留学之前,他就已经仔细考察过各校的课程设计,并初步翻阅了相关的参考书籍,自信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即便如此,初入Warwick还是迎来了课程和语言的双重挑战。据他回忆,最困难的时期是留学的前三个月。由于缺少留学前的语言培训,最初在课堂上完全处于盲人摸象的状态,只能竭尽全力记下只言片语,课后再和其他同学复盘、交流。幸好,当初去Warwick的中国同学各有不同的学科背景,将各自听懂的一部分拼起来,总归跟上了课程进度。为此,他非常羡慕当前WISE与经济学院经济学系开设的全英文授课的国际班等课程设置:“在出国前先适应英语教学,有助于出国后无缝接入国外课程,在极大程度上解决了我曾经遇到的难题。”

Warwick的学习,映证了他在出国前通过考察各校课程设计得出的印象:Warwick的课程安排非常扎实、合理。据他总结,Warwick的学风务实,侧重于巩固基础、锻炼应用能力,特别强调知识的运用;与此相匹配,教师在教学上投入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密切督促学生,确保了极佳的教学质量。因此,Warwick的学生就业水平长期名列前茅,在业界受欢迎的程度显著优于其他同档次大学。

得益于在Warwick打下的扎实基础,赵宏飙在实习期间如鱼得水,不但顺利把握了入职机会,还将实习期间的工作成果转化成了毕业论文。从这一经历中,赵宏飙更进一步体会到这种教学方式的优越性——通过学以致用,学生能够逐步建立起生动形象的知识版图。每一个知识都不再是一个孤立的知识点,而是解决现实中某个有趣问题的必由之路;解决一个现实问题也不再是套用固定的方法,而是与背后的理论思考融会贯通。通过这种方式,学生学得快、记得牢,且拥有很好的应用能力。

赵宏飙表示,这种教学方式特别适合本科或硕士阶段的培养,育成的学生基础扎实、动手能力强、善于解决问题,必然受到业界的欢迎。有鉴于此,回国后,赵宏飙正力图将这种理念灌注到自己的教学之中。受益于丰富的行业经历,他总能够为枯燥的公式补充丰富的应用背景和生动的业界实例,化抽象的定理为具象的世界百态,从而让学生更易理解、更牢掌握。

 

学界求索,“追本溯源”

在伦敦金融城立足、成为一名“金领”,在一般人看来已是完美的职场起步,然而,2008年初的赵宏飙恐怕同样不会想到,五年后的他已取得了伦敦政治经济学院(The 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 and Political ScienceLSE)的博士学位,更归国任教,受聘于国内最重要、最具影响力的经济学教学科研基地之一——厦门大学经济学院与王亚南经济研究院(WISE),人生道路再次峰回路转。

转变,源于一次前赴德意志银行的合作与学习。当时,赵宏飙接到任务,临时加入德意志银行的一个研发团队去学习信用建模技术。工作之余,他留意到整个团队成员都是PH.D,收在手上的他们的名片上都印着“Dr.”头衔,这让还只是Master的赵宏飙有了危机感。于是,最初是为了提高自身职场竞争力、更好地立足业界,赵宏飙选择再度返校深造,前往兼具地利和优厚Offer的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攻读博士学位。

未曾料想,在LSE的学习进一步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与Warwick的校训“Mind Moves the Matter”——“智可移山”相映成趣,LSE的校训是“To Learn the Reasons of Realities”——“追本溯源”,强调的是探寻蕴含于万事之中的真理。在现实中,两所学校也确实呈现出截然不同的教学风格。Warwick的课堂上教师是主导,教学有清晰紧凑的脉络,无论是精心安排的课程设计、相得益彰的知识体系还是紧密联系实际的课堂讲授,都紧密围绕着“高效掌握、学以致用”这一目的。而LSE的课堂具有发散、宽松的氛围,教授讲课时跑题到自己最新的研究、学生不断发问以致迸发新的思维火花,都是再常见不过的风景。这种教学风格或许不能取得立竿见影的效果,但是更有利于激发灵感和创新意识,令学生的研究之路后劲绵长。

课堂之外,LSEPublic Lecture也别具特色。学术大师如Robert Shiller、政界巨擘如Ben Bernanke、金融大鳄如George soros都曾是座上之宾,他们的演讲不拘泥于技术细节的实现,具有宏观的眼界和深邃的思想,令曾经是“技术流”的赵宏飙有了全新的感悟。受到LSE独特学术氛围的熏陶,他的兴趣不再局限于微观问题的解决,也逐渐投射向工程化方法与更宏观主题的结合——他看到了人文社会科学主题背后诸多待解决的有趣问题和与实务工作截然不同的广阔新天地。

无论是发散宽松的教学氛围还是鸿儒云集的学术讲坛,都给赵宏飙带来了不一样的思考,然而对赵宏飙影响最大的,当推他的导师Angelos Dassios教授。赵宏飙说,Angelos Dassios是毕业于剑桥三一学院的数学天才,当年只用两年时间就拿到了帝国理工的博士学位;他追寻自己的兴趣,做研究只为了满足好奇心、毫不计较名利,常常为偶然想到的一个数学小问题钻研到茶饭不思、废寝忘食,却又陶然自得、乐在其中,恰如其分地体现了“追本溯源”的态度。工作之余,Angelos Dassios也不局限于书斋,觅得闲暇还会周游世界。导师洒脱率性的风格深深感染了赵宏飙,让他感觉到遵循自己的兴趣去探索问题、解决问题原来是这样一件赏心乐事,如果能够留在学界从事自己喜欢的研究,也不失为一种快乐而充实的人生——就这样,为了提升自己业界竞争力的读博历程,却成为了赵宏飙投身学界的重要转折。

 

【后记】

回国以后的赵宏飙,成为了厦门大学经济学院金融系和王亚南经济研究院(WISE)的双聘金融学助理教授。在作为中国经济学国际学术交流重要高地的南方之强,他正逐步拓展自己的研究领域,享受着自由的学术人生。在课堂上坚持全英文授课的他担心自己的口语会因为语境的变化而走样,因此坚持听英语广播以维持语感。他向同学们推荐Bloomberg TVBBC iPlayer RadioLBC 97.5等优质的广播源,可以藉此锻炼听力与纯正的英伦腔调。他说,英语也是从事学习和研究不可或缺的能力,当今经济学的主流话语权在西方,研究者必须紧跟前沿文献,才能有所建树、有所突破,有朝一日让西方人也来读中文的经济学论文。

闲暇时,赵宏飙对轻音乐情有独钟,Bandari是他电脑里的保留曲目。对于流行歌曲他并不关注,唯有周杰伦是个例外;尽管唱功不算出类拔萃,但他独爱这位音乐才子的才华横溢、创意百出,总能用让人意想不到的元素熔炼出令人耳目一新的曲风。这还真是一个典型的经济学家的评价标准——“重要的不是technology,而是idea。”

 

(吴华坤  朱恺容  黄黛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