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学新:学海沉潜意 砥砺谱新章



【人物名片】

王学新,辽宁人。2001年获上海交通大学工程学士学位,2003年考取了复旦大学经济学院的研究生。2012年获得马德里卡洛斯三世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研究领域:计量经济学理论、金融计量经济学、应用计量。2012年秋受聘为厦门大学经济学科助理教授。

 

远洋求索 探胜拾微

谈起王学新和经济学的缘分,可谓“因缘际会,一见钟情”。和领域内许多学者一样,王学新也是理工科出身,后来才转学经济学的。本科毕业于上海交大船舶海运工程的他,只因在专业学习中接触到了西方经济学这门课,从此对这门学科的热爱一发不可收拾。于是,王学新在研究生阶段毅然“转行”,考入了复旦大学经济学院。

谈起很多同学关心的跨专业读研问题,王学新用亲身经历告诉我们,理工科出身的学生由于数理基础扎实,跨考经济学类专业后能够很快适应,但相比受过严格、系统训练的经济学本科生,他们的劣势在于对经济问题缺乏“直觉”。为了培养这种直觉,就要扎根于生活实际,对于生活中的经济现象要多看、多想。

进入复旦经院学习后,王学新经历了一段“试水期”,刚刚开始认真了解经济学,还没有明确研究的方向,所以学得比较宽泛。因为发现国内的经济学教育体系远不如西方成熟,王学新萌生了出洋学习的想法。硕士期间,王学新飘洋渡海来到丹麦做交流生,后来选择到马德里卡洛斯三世大学读博。初到国外,首先感受到的是一种强大的冲击。“当时国外经济学科的教育难度、深度都比国内强多了,也许现在的清华、WISE可以与之媲美,但我刚去国外时接触到的时间序列这类课,之前在国内压根没见过,同时他们对数理的要求也非常高。”王学新如是说。

国外留学的经历,不仅带给王学新全新的学术体验,也对他的人格塑造产生了巨大影响。在那里,无亲无故、语言不通、文化迥异,他在短短的几年内迅速成长为一个独立、成熟、适应力强的青年人。当然,“条条大路通罗马”,出国不是必须的选择。在人生的岔路口充分权衡、作出抉择后,唯一要做的就是坚定地走下去。

在讲述自己求学历程的过程中,王学新特别提到了两位对他后来走学术之路影响深远的人。一位是MITJerry Hausman教授,他做学术时的大家风范让王学新久难忘怀;另一位则是洪永淼教授——2005年,王学新听了刚回国的洪院长教授的计量课程,不仅佩服他高超的学术水平,也为他出众的领导力、亲和力所折服。“从某种程度上说,这两位是引领我走上研究计量的道路的人。”王学新笑着说。

 

 

西席育桃李 粉笔写春秋

王学新老师选择到厦门任职,是看中了它宜人的气候和不受干扰的研究环境。悠悠鹭岛的和风细雨不仅滋养他的身心,也帮助他沉潜下来,在学术上越过重重高峰。

来到厦大已近五年,王学新现在主要教授本科生、国际化试验班和双学位的计量经济学课程。对于这门课,王学新认为它的实质就是应用,教会学生针对一个问题,得到一个什么数据要用什么方法,并作出结果分析。

基于这个核心,王老师的教学宗旨就是紧紧结合实际,经常布置需要学生动手的作业,要求他们根据理论分析结果,熟悉基本计量软件的操作。“本科阶段,我觉得学生需要做到的基本要求就是在写毕业论文的时候,对于经济问题能够得出适当的数据、合理的结果。”

对于经院和WISE的学生,王老师给出的评价很高。据他所说,两院学生的接受能力很强,也往往能提出引发王学新深思的问题。有时候,他们的疑问正是王学新忽略的细节,给了他无限思考和启发,这是他觉得自己教学过程中最有意思的一点。这种“发问”的素质正是很多中国学生所欠缺的。

正因为有了和学生的良好互动,王学新做到了“亦教亦学”,收获到科研、教学的双重乐趣。

 

且因山高仰止  却站高山出新

在漫漫科研路上,拥有海海成果的王学新,对于自己所完成的每一篇论文,都抱有很深的感情。在他看来,所完成的每篇论文都相当于是自己的一个孩子,让人倍感珍惜。也许有时候会面对自己觉得很好的一篇论文被打回的情况,但他并不气馁,而是会认真地针对对方提出的修改意见发现论文中确实存在的欠缺之处,进而在细节上进行逐字逐句、更为细致的修改。正因为没有哪一篇文章是一开始就能够尽善尽美的,所以也没有哪一篇成功刊出的文章不是经过了一次次精雕细琢。王学新说,科研是一位大学教师用来安身立命的事物,而论文的写作需要厚积薄发,所以非一日之功。他并没有用某一篇具体的文章加以阐释,因为对他来说,每一篇文章的完成都是一种磨砺、一种进步。

   之前也提到,一篇论文最难的部分,往往是构成这一篇文章的想法。而很多时候,这个想法也往往是在前人研究基础上的种种改进。在攻读博士期间,王学新曾基于自己导师的某篇文章中运用的某种较为繁琐的方法,在经过反复的思考和实践之后提出了一种可以得出同样的结论但相对更为简便的方法。也是基于这个想法,王学新也就此完成了自己的毕业论文。“往往这种时候,需要看过很多论文,知道别人做了什么,他做的东西是不是有改进的地方,自己是不是可以做得更好,就这样一步步积累。”他说。

   王学新研究计量经济学领域里的模型设定检验方向,而现阶段,他在研究关于验证如今用以检验模型的一般化方法是否真正正确有效,并加以探讨是否有更好的经过改良的检验方法。他表示,在过去大家运用模型检验的各种检验指标对统计量进行检验时,可能并不会对于样本均值的分布范围进行验证,从而有可能忽视了由此引发的理论性问题。王学新目前所做的研究,正是着手改进这些统计量的性质,进而研究出一些更为准确的用以统计的方法。譬如可通过应用诸如对经验似然估计法或一些新的计量方法进行推导,进而构成新的理论。

 

 

兴趣是最好的动力   思维是最强的武器

身处厦门这个海滨城市,在闲暇之余,王学新都会从家里出发,沿着环岛路骑行,一来锻炼,二来欣赏沿途的美景。作为一名老师,科研带来的压力是必然的,每当王学新觉得需要放松的时候,他还会爬爬山,运动既能排解压力,又能锻炼体魄。老家远在辽宁,尽管因为忙碌的工作,也只能时不时打个电话问候家里的老人,但在如今通讯、交通发达的环境中,再远的距离也不会是个大问题。其实对于王学新来说,来到厦大是在意料之外,也在情理之中。这里有着做计量研究的良好平台,也有像洪永淼教授这样的“大牛”,具有良好的学术氛围。王学新表示,支撑自己一直走在科研这条路上的,便是“兴趣”这一简单而又不简单的字眼。只要能找到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并朝着它迈进,便能一直保持有高度的热情。

同时,他希望本科生能多多珍惜自己的求学时光,因为这是一段很好的用以培养和训练自身思维方式的时间,从而能够运用经济学思想来武装自己、增加判断事物的角度。王学新认为,经济学给学生带来的思考、思维的训练也好,提升也好,以后不管是对自身,还是对这个社会,都有很大的好处。在受过经济学的训练后,看待事物的方式相对于受过其他学科,在思考的全面性上有着很大的不同。好比在理工科学生看来,数学是用来解决问题的一种工具,而在具有经济思维的学生会认为数学中的种种公式都能用来解释生活中的种种经济现象,甚至也存在一些无法用数学加以表述的经济现象。这种思维方式正是经济学这一学科能带给你的最大收获。

 

(陈丹冉 梁詠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