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璐航老师:求真务实,学海徜徉

【人物名片】

王璐航,加拿大多伦多大学经济系博士毕业,现为厦门大学王亚南经济研究院、经济学院国贸系助理教授,教授《国际贸易》、《微观经济学》等课程,主要研究兴趣为中国经济、国际贸易与应用微观经济学。其论文曾在American Economic ReviewJournal of Comparative Economics上发表。

 

When the facts change, I change my mind. What do you do, sir?”作为一位经济学研究者,谈起这句她最喜欢的话时,王璐航的眼中闪烁着求真务实的光芒。在学术的海洋里遨游,在人生的路途上下求索,这股子严谨和执着常伴左右,让她攀得更高,看得更远。

 

“我想弄懂,真相是什么”

王璐航本科就读于中国人民大学工商管理学院,谈到为什么会选择社会科学类的专业时,她坦率地说,高中时代的自己是文科生,不擅长文史哲,却对数学兴趣浓厚。她喜欢集中精力学数学的时光,喜欢靠着严密逻辑的牵引,从已知延伸向未知。全身心地投入进去时,她甚至感受不到时光的流逝。而在高考的关头,文科的专业选择范围有限,各种因素的综合作用下,自然而然地,重视逻辑分析、理性推演的经济学深深吸引了她的目光。

 

大学志愿调剂,王璐航阴差阳错地进入了企业管理专业。但是王璐航却并没有因此熄灭心中对于经济学懵懂的憧憬。她利用起了闲暇时间去蹭北大和人大的经济学专业课程,在更多接触中,兴趣悄无声息地演化成了决心和渴望,她的人生,正渐渐调整航向。

 

经过了大一、大二两年的试水摸索,她终于坚定了在研究生阶段从管理学领域转入经济学领域,要在经济学的路上走下去的目标。回忆起跨专业考北大研究生的筹备时光,王璐航幽默地说“我自认为不是最有定力的人,如果看到别人从早坐到晚学习,我也会很焦虑的。”但同时, “我并不担心自己要去向何处,当我确定了目标,就会想办法朝着目标靠近,总会有办法的,有方向就不至于偏差太多。”

 

凭着明确的目标、学术上的天赋以及专注的努力,王璐航顺利考入北京大学经济研究中心,数学的魅力加上经济学本身的丰富内涵让她目不暇接,一路酸甜苦辣、荆棘坎坷都因梦想的光芒怒放而变得柔软动人。

 

在经济学授课模式改革的前沿——北京大学,王璐航接触到了CCR模式。在美丽的燕园里,国内外名师、莘莘学子们的思想不断的交流碰撞着,王璐航不仅初尝经济学研究,更结识了志同道合的伙伴。这宝贵的三年成长为她日后在多伦多大学的深造打下了坚实的学术、思想基础。

 

对王璐航而言,一路支持着她、引领着她在经济学领域步步深入的是一颗探索真相的,孜孜不倦的心。在她的眼中,经济学是一门对于已知和未知的界定尤为辩证的学科,在每一个模型下,我们清楚的不是谁对谁错,而是各个因素的相互作用和相对解释力。正是这种理性严谨的界定,让她在每一场经济学研究中真真切切、踏踏实实地感受到自己有所收获、有所成长。“不仅要了解我们知道什么,明白我们不知道什么同样重要。”对真相的寻觅让王璐航学术研究的风帆鼓向远方。

 

“且走且看,但要尽量往前走”

 

  三年时光转瞬即逝,从北大取得经济学硕士学位后,王璐航对经济学的求知欲并没有画上句号,恰恰相反,她更加清晰的确定了自己的发展方向,“我知道我要出国读博士。”

 

在多伦多大学,王璐航遇到了对她的学术研究方向、科研风格影响重大的博士生导师。在导师的带领下,她多次参与企业访谈调研、实地数据采集,在老师的言传身教里更好地掌握了一针见血的访问技巧以及“bottom-up”的研究方法。

 

从国内到国外,王璐航除了经历着语言的差异之外,更强烈的感受到了中外教育模式中所体现的文化差异,其中的集中代表就是她遭遇了多次的——挫折教育。“可能你在前一天废寝忘食准备的presentation,第二天得到的就是劈头盖脸的批评。”回忆起初至国外的遭遇,王璐航仍是哭笑不得、记忆犹新。她解释道,经济学家都是很“挑剔”的,擅长批判到具有攻击性,当面对你的新观点,他们会非常严格地审视它 。但久而久之,你会发现,重点不是他们批评了自己,而是他们的批评其实往往是直戳问题要害的,遭到批评不代表自己受到了人格的否定,恰恰相反,这些批评是有益的,它们会启发你新的思考角度,从而让你自己对问题的思考更加深入,对理论的研究更加全面。

 

在千奇百怪的“批评”中,王璐航锻炼了自己的辩证思维、抗挫能力,更在学术上收获颇丰。譬如她因为一位博士生导师的“斥责”,学会了如何去除多次试误的思考过程,以捷径式的表述把自己的科研成果转化成简单明了的论文。

 

当被问到什么是适合做学术,搞科研的人时,她回答“这个问题是因人而异的,主要看个人兴趣吧。但大部分都是那种对和自己的利益不相关的问题能保持浓厚兴趣,能执着地研究下去的人。”兴趣是打开学术研究之门的钥匙,而专注单纯的投入则能为研究的质量保驾护航。她鼓励学生去涉猎多个领域的书籍,去探索不同领域的内在联系,把经济学和社会与自然结合起来看,去发现自己真正的兴趣所在。

 

博士毕业后,祖国鹭江之畔的厦门大学向她抛出橄榄枝,她回到了熟悉的土地上,在学术根基深厚、风景如画的厦大,她的科研落地生根。当然,与此同时,她的生命也被赋予了另一个神圣的角色——老师。

 

如今,她教授着本科生的《国际贸易》与研究生的《微观经济学》两门课,其中《微观经济学》已经是她第十次呈现在讲台之上。“教学相长”的过程是美妙的,在和学生的思维碰撞下,王璐航对于经济学基本原理的把握也更加深刻娴熟。她眼中,厦大的同学们是具有较强思辨能力的,但同时她也期待着看到同学们在课堂上更加活跃的表达,期待着他们更有主动性的一面。

未来无法精准地计划,没有人清楚岁月里又会激荡起哪些波浪,但王璐航永远微笑着面对前方的路,随着时事的变化调整航向,每一步迈出就尽量向前,时光缝花,在王璐航的学术生涯里充满着新鲜与惊喜。

 

“每一片事实都应确认可靠”

 

翻开王璐航的学术研究经历,她在AER上发表的《利用中国加入WTO带来的关税变化研究中国最终产品以及中间投入品市场的开放对于制造业绩效的影响》实在引人注目。

 

 AER,即《美国经济评论》,是美国最重要、影响最大的经济理论期刊,也是世界公认的最具有学术声望的顶级期刊之一。它的宗旨是使读者能了解掌握经济思想和重大经济事件的发展进程,而其研究内容更是涉及经济理论、应用经济学和经济政策的各个领域。该刊刊登的一些文献里提出的观点已经被写入经济学教科书,成为了基本的经济学常识,而文献的作者不乏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

 

年轻的王璐航用一份发送给这个权威杂志的邮件为厦门大学创造了令人惊艳的“第一次”--她执笔的《利用中国加入WTO带来的关税变化研究中国最终产品以及中间投入品市场的开放对于制造业绩效的影响》成为了《美国经济评论》刊登的首篇厦大教师论文。这个第一次的诞生,更实现了厦大经济学科教师在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Econometrical, 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 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Review of Economic Studies5大国际顶级经济学期刊上发表学术论文的全覆盖。

 

 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作为经济学研究领域的后来者,得以在国际知名学界登堂入室离不开她锐利的观察、长期的钻研。从2009年开始,王璐航就同几个领域内的前辈展开了关于中国进入WTO后经济因素变动研究的合作。团队内部的互补性极强,大家分工协作,收集了充足的数据,在前期论文基础上共同完成了这篇被收录的文章。数据处理和分析方法选择的过程是漫长的,而构造一个逻辑严密的框架来对数据中的变化赋予意义更是具有极大挑战性的,王璐航和她的团队秉承着批评和自我批评的辩证态度,反复推敲逻辑,不放过任何一个数据,让这一次挑战最终成为了通往事实真相的阶梯。

 

当被问到在科研过程里自己最难忘的经历是什么时,王璐航谈起了和刊物主编之间的沟通磨合过程。从无法让主编理解文章内容,到反复修改论文,再到据理力争、说服对方,经历过挫折也经历过失落,最后,终于等到了成果呱呱坠地,思想绽放在书页里的时刻。一路成长,一路感恩,虽然有过观点上的分歧,王璐航至今却仍对主编心怀感激,感谢其帮助自己的团队做得更好。

 

感恩过去,砥砺前行,王璐航始终认为搞科研最重要的两种品质是诚实和坚持,诚实地对待自己,诚实地对待读者,这种品质为她赢得了同行之人的信赖,征服了知名杂志的眼界,更让她的科研锦上添花。

 

如今的王璐航仍在经济学的路上踏歌前行,“其实我的兴趣和日常工作是分不开的,一本书看烦了,就换一本书,总有一本想看的。”除了阅读文献、书刊,王璐航偶尔也会在校园里跑步、或是约上几个同伴一起爬山放松心情。

 

岁月带走了学生时代的青葱,却从未动摇她骨子里对经济学的热爱。在海风涤荡出温柔云影的厦园,她把大部分的时间都花在办公室里。在她眼中,经济学领域的研究既是兴趣,也是责任和义务,要对自己负责,更要对团队、对学生负责。就像厦门大学的校训一样,“自强不息,止于至善”,在学术的路上马不停蹄,这将是她会用一生去经营的事业和梦想。

 

(经济学院   董薇 闫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