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乾:别样“乾”坤

被阅览数:7758次  发布时间:2014/3/7 9:59:43

【人物名片】

厦门大学王亚南经济研究院(WISE)助理教授
厦门大学经济学院国际教育合作中心主任
美国康奈尔大学暑期班“投资管理与银行”授课老师
【导语】
    走进他的办公室,办公桌上摆着NBA球星KOBE和电子游戏玛丽奥兄弟的公仔,墙上挂着书法字画,窗台上摆着来自各国的手工艺品,最引人注目的是那齐全、摆放考究的全套功夫茶具和来自各地的名茶,他也是全王亚南经济研究院唯一一个在办公室里摆放功夫茶具的人。他就是厦门大学WISE留学项目最受学生欢迎的老师之一韩乾。     
    那些充满古朴气息又不乏异国风趣的摆设,与挂在办公室墙上的“吾与点也”匾额相呼应,似乎映衬出一个“丰满”的韩乾。带着好奇我们走近韩乾,探寻他的乾坤世界。
上篇:他的留学故事
告别仕途赴美留学
    曾经的韩乾毕业后就进入市委机关,有着令许多人艳羡的工作。这份工作持续了两年,面对着每天不断重复的工作内容,韩乾隐约觉得自己的人生斗志和激情正逐渐被消磨,对于自己未来的人生轨迹几乎已可预见。这几年中也让韩乾越来越发现国内行政和公共管理领域还存在很多制度和效率上面的问题,“如果一个人在24岁时就已经可以预料到60岁时的生活状态。”这在韩乾看来是极为恐怖的一件事。韩乾不肯安逸于此,他想到了出国继续深造。恰巧彼时韩乾的学历和工作背景非常有利于申请公共管理专业,他希望通过了解西方成熟的公共管理知识和理念,能有所借鉴,以解决中国在这方面存在的问题。于是,他毅然辞职赴美留学。     
    韩乾坦言,大学毕业后的留学生涯,是“出走”,实则是内心的“回归”。最初,他报读了弗吉尼亚理工,主要原因是它的公共行政方面的研究在全美多次排名前十,在理论上曾经有过很著名的黑堡学派(Blacksburg
School)。事实上韩乾在那里就读了一段时间后发现,确实有很多学术圈内知名的教授在该校任课。一年以后,康奈尔大学表示也能提供与佛吉尼亚理工同样免学费的优惠支持,考虑到康奈尔大学综合排名优异,学术氛围良好,凭借其名校的雄厚资源,对于个人的学习成长定是有所帮助。那时是2002年。    
    之后的八年里,韩乾在康奈尔大学完成了公共管理硕士和应用经济与管理系应用金融博士的学术研究课程。从公共管理到应用经济,是韩乾在八年学习过程中找到的兴趣所在。在康奈尔大学,学生只要完成本专业的必修课,就可以自由选择任何系科的课程。当时韩乾在学习公共管理的过程中,发现其中涉及到许多关于宏观经济学,货币政策分析等经济学知识,同时也注意到很多同学都有着西方经济学背景。虽然韩乾也是经济管理学院本科毕业,但他读本科的时候国内尚未开设规范的微观经济学和宏观经济学课程,自己对西方经济学方面的知识也所知甚少。
    慢慢的,韩乾开始从微观经济学基础学起,发现原来经济学是门有趣但又严谨的学科,随着相关课程越来越多,认识也越来越深刻,外加当时康奈尔大学应用经济学系里有他非常喜欢的一名教授,于是韩乾在硕士读完后,决定攻读应用经济学博士。
    对于韩乾来说,除了在学术上的不断研究突破,带给他最大的收获是一路走来认识的良师益友,这里面有一些是各国政府派来研修的,他们具有的政府管理经验和分析问题的视角带给韩乾很多启发;还有一些受人尊敬的权威教授,虽然学术研究和名誉地位都已成就卓著,但依旧平易近人,乐意与学生交流,他们带给学生的不仅仅是丰富的学术养分,更多的是可以学到他们对待学术的严谨态度、对职业的尽职尽责和为人处世的和善谦卑。这些都深深影响了韩乾,并在他日后的教学生涯中被很好的传扬出来。
TIPS:韩乾说】
    在留学的那段期间,偶尔打打牌是平日里很好的消遣方式。曾经在康奈尔大学参加过“中国留学生联谊会”,当时和朋友组队参加“80分”比赛,很顺利的赢得了二人组合第一名。都说打80分就看三点,手气、牌技和搭档。我最喜欢的就是和搭档之间配合默契的感觉,再加上前两者的支撑,基本就胜券在握了。
“四小时”决定扎根WISE    
    博士修完,韩乾最初的打算是去华尔街工作,但显然快节奏、高压式的工作与韩乾的性格步调有些格格不入,相对于风起云涌的金融业界,韩乾更喜欢追求自由,能有多一些属于个人和家人时间的工作,那时的国内金融市场正呈现出蓬发态势,很多迹象表明,中国的金融市场改革正在一步步推进,一些原先没有的金融工具都在逐步诞生。但他关注到的是制约国内市场改革发展的一大瓶颈,就是国内懂得正确运用金融工具进行风险管理的人才相对稀少。他觉得,有必要将自己在这领域所接收的先进学术知识、经验积累带回国内,带进高校里,培养更多的储备人才,这对他个人事业发展也是一次机会。     
    在选择回国任职的高校时,韩乾也经历过一段考量,最终选择了厦门大学王亚南经济研究院(WISE)是因为被它的办学理念所吸引。王亚南经济研究院的院长洪永淼教授自建院以来一直坚持国际化办学的原则,就是教学科研一切按照国外一流高校的标准严格要求,比如纯英文授课,教师评定按照国外期刊文章的发表,大力鼓励研究生博士生进行原创性理论和方法研究,切实推进与国外一流学者交流合作等等。韩乾犹然记得那天下午在洪永淼教授的办公室里聊了整整4个小时,这让他感受到王亚南经济研究院里脚踏实地搞科研的氛围,也对这里取得的成绩特别是今后发展的方向目标产生了强烈的认同感。从2010年开始,韩乾便在王亚南经济研究院扎了根。
TIPS:韩乾说】
    和学生之间的相处,时常会有让我感到温情的事发生。比如我办公室里摆的这些工艺品、盆栽,大部分都是学生送的。中国学生,会因为从小养成的“尊师重教”,而在特殊的日子送来祝福礼物;国外的学生,更像朋友一样和你交谈来往,比如这个盘子,是一个俄罗斯学生特地从家乡带过来送给我,因为我帮他联系了工作。其实礼物虽小,但从中得到的情感回馈,是我努力的最大回报。
    因为东西方文化的差异,导致的中西学生学习方式、思维逻辑差异,韩乾自有一套教学心得。他的授课模式因地制宜,亦中亦西。两年来,韩乾的生活是“简单”的,但却又是不“平凡”的。课堂上的韩乾,将教书演绎的精彩;生活中的韩乾,将日子过得有声有色。这一切都不曾背离他回国的初衷,“只有让社会不断进步,生活变得美好,才能觅见令人向往的恬静生活。”
吾与点也。
中篇:对话韩乾
Q:能谈谈留学项目与普通院校的教学差异吗?这里的学生和国外的学生差异性又体现在哪里呢?
A:由于留学项目的学生都是即将出国留学的,因此授课方式、内容与普通高校有所区别。
普通高校单纯以教学为目的,而留学项目的教学出发点是为了让学生在出国之前先接触一年的全英文教学、偏西方式的教学模式,出国后能迅速适应国外的学习生活。
    中国学生和西方学生因为东西方文化的不同,表现在学生对待老师和对待学习上的态度是截然不同的。
    在师生关系上,中国的学生偏向于晚辈对待长辈的关系,国外的学生更偏向于益友的关系;
    在学习方式上,国外学生更善于思考和提问,他们的问题千奇百怪,不仅仅关于学习,还有关于人生、未来规划,甚至对中国历史感兴趣,他们都会提出来与老师一同交流。而中国学生由于从小受到国内应试教育模式的影响,课堂活跃度不高,与老师的互动也极少;     
    在思考逻辑上,国内学生缺乏引发独立思考的自主性,对平日里发生的时事政治关注较少,他们只会将关注点放在学习、考试本身,课堂上也属于被动接受,全盘接收。相对于这点,国外的学生则更关注时事,他们对待任何事都保持思考、质疑的态度。特别在经济领域中,许多问题没有标准答案,没有绝对的对于错,这些问题都需要师生间大量的沟通探讨,以达成共识,教学目的才能达到。例如美国学生的思维具有创造性、发散性的特点。每天发生的相关事件,学生就会在课堂上结合所学知识进行提问,还有的会根据老师讲课的推进,如遇到现实中的表现与老师所讲的有出入,也会随时提问,充分阐述自己观点,当遇到与老师观点相左时,双方会展开辩论。
    Q:能告诉我们你在为留学项目的学生授课时,遇到最大的问题是什么吗?
    A:东西方学生虽然存在着上述差异,但是西方的教学模式又不能照搬到中国,因为学生们平时关注的重点大多是学习本身的内容、要考试的内容等,几乎很少会有意识的关注时事、将自己的学科与时事结合起来进行思考,锻炼自己。所以如果突然转换成完全按照西方、北美的授课模式,比如让国内学生结合欧债危机、政治局势,对刚发生的某个事件谈谈自身看法、未来走势是怎样,往往应和者甚少,这让教学很难顺利开展。
    Q:那针对这些差异和问题,你采取什么授课模式?也为我们谈谈你获得“最受欢迎老师”奖的一些心得。
    A:我的心得就是“结合实际、按需教学”。
    “结合实际”就是将课堂上学到的知识与时事相结合的学习模式。我在留学项目中教债券方面的固定收益,每周上一次课。每次上课前,我都会事先将这一周来全球债券市场每天发生的重大新闻整理一遍,并且从华尔街日报上筛选与学生正在学习的课业有关的新闻,与学生进行探讨。通过有意识的引导学生关注时事,以此有针对性的强化锻炼学生对市场、时事的关注度、敏锐度;对金融本身概念、从业内容的认知;以及对金融市场如何运作等薄弱环节,培养学生慢慢懂得结合实际,不再拘泥于某个理论、某型,以此提升学习热情。     
   “按需教学”的意思就是了解学生想听什么,或者所教的内容难易程度是否是学生接受的,而不是老师要教什么、教材上写什么。每讲一个章节时,我都会提前说明并向学生征询这部分内容他们是否喜欢,再根据学生的反馈对课程内容进行调整。除了根据学生喜好、兴趣以外,还要根据学生的学科背景,如果学生中,理科生偏多,那么我讲课内容会更加偏理论性,如讲模型。但像今年,留学项目招收的学生大部分是去新加坡学应用金融,一直以来,大部分经济课,老师都是以最标准的金融市场美国市场作为例证,而面对这期的学生,我在学期最后一部分的课程就调整为介绍中国债券市场,通过中美市场对比,让学生知道两者差异。
   Q:你能否结合自己的经历,为想要出国留学的学生在选择上给点建议?另外,美国教育体系和欧洲教育体系又有什么区别?
   A:关于学生在选择选择国家、学校的方面,我个人是认为这要根据每个学生出国所要达到的不同目标为准。例如有的学生,家庭条件优越,那么他的留学目的主要是长见识,体验不同的地域文化,对于这类学生而言,欧洲、澳大利亚是不错的选择;如果是为了精进学识,希望将来在业界发展,那么美国是不错的选择。
   美国教育体系与英国教育体系不同的是美国培养博士要5年,头两年是要上课,通过博士资格考试,合格后才开始做研究,而英国不需要,英国只要3年,直接做研究,只要你向老师说你对哪一个方向感兴趣,老师就直接给你一个项目,但实际上他的知识储备是达不到的,仍然停留在硕士基础上。欧洲的博士,在头几年文章发表的很多,但后劲不足,因为毕业后出去,没有老师指导,完全要靠自己;而美国的博士,头几年文章几乎没有,但工作后,后劲十足,因为知识储备扎实,就算脱离老师指导,他依旧可以自主完成项目研究。我个人觉得美国教育体系发展的较好,所培养出的人,如果毕业后跟社会的结合也更为快速紧密。
   Q:对于即将出国的学生,你有什么话想对他们说的?
   A:希望他们出国后能记得自己是王亚楠经院留学项目出去的,因为你出去后,你所代表的不再是你自己,你代表的是一个学校、一个国家,要有一种使命感和责任感。
   还有,不管在国外学习、生活或工作,永远要enjoy自己在做得事。美国人就有这种很好的心态,如果他们选择读PHD,那纯粹是为了兴趣,而中国学生大多受功利目的驱使。比如物理系的PHD,一般都在6到10年,特别是理论物理学,要毕业就要在理论方面有重大贡献。有人就问,为什么要选这么难的专业,美国人非常开心的回答:“有人给你钱让你来做你感兴趣的事,还有不选的道理吗?”而中国人更多事考虑将来毕业能有好的职业发展,有房有车,将来的工作收入要丰厚……以这些条件来选择专业。
下篇:他的“喜好”生活
【篮球】第一次NBA之旅:姚明VS乔丹
   韩乾最大的爱好是篮球,因为篮球不要求个人英雄主义,而更在乎团队协作,共同拼搏的精神,这与韩乾低调温和的处事风格相吻合。他喜欢在球场中,酣畅淋漓的挥洒汗水,与队友通力协作,热血冲撞得分的感觉。回忆起他在美国时看的唯一一场NBA球赛,那是在03年姚明对阵乔丹,当晚韩乾与友人顶着暴风雪驱车赶往华盛顿。尽管当时乔丹是韩乾喜欢的球星,但因为有了姚明,在场的华人都不约而同用中文喊着“姚明,加油”。一时间NBA现场充满斗志的热血氛围夹带着爱国情感让韩乾感觉血脉喷张。
   自从乔丹退役后,新生代球王KOBE成了韩乾最喜欢的球星,因为他的打法与乔丹相似,相对于机械式、力量型打法,韩乾偏好技术型。韩乾在康奈尔时,还曾经看过林书豪的比赛,那时林书豪已经是哈佛的核心球员,只是哈佛球队的整体实力在当时并不出众,与康奈尔的对阵,时常败下阵来。韩乾说:“当时看到他,谁也没想到多年后的现在,林书豪能站在NBA的球场上,成为华人的骄傲。”
【茶道】来到厦门,爱上闽南功夫茶
   每周,韩乾都会找一天下午,邀上院里的同事到办公室小聚。每次他会沏上一壶好茶,与同事们一边品茶,一边闲谈,许多关于工作、院里发展、项目规划、论文等事宜都在这茶桌上诞生。相比于压抑拘谨,这样看似轻松的工作状态反而更能激发无限可能,韩乾享受着这样的氛围。
   韩乾喜欢茶也是院里出了名的,他办公室里的木质茶盘、紫砂壶、各类名茶……也是全院唯一有的人。但这也是因为来到厦门入乡随俗。厦门人喜爱喝功夫茶,在来之前,韩乾喝的是家乡的绿茶,一个玻璃杯,两撮茶叶,开水一冲就喝上一天。初来厦门,韩乾应友人邀请,认识一位做茶叶生意的老板。对方先给了他一包最便宜的铁观音,喝了一段时间,又给了一包品质稍好的,慢慢的,韩乾会“喝茶”了,同时也让他迷上了“泡茶”。
   韩乾觉得茶有多种,其味也各异,但茶叶再香浓,茶性却淡薄;茶道规矩,茶德却超然。沉浸在茶叶冲泡后的清香中,静心品茶之余,还能带来一种心情,一种生活的态度,在慢慢的选茶沏茶过程中,很自然地放慢生活的步调,养出一种恬静的心态。茶同时也蕴含着人生哲理,茶在沸水中浮沉,犹如人在社会中沉浮,只有经过风雨的人生,才能散发出沁人的芳香。一盏茶后,细细品味着那些平凡、痛苦和简单,如茶,亦如人生。这是韩乾秉持的修身养性之道。
【字画】韩乾内心:“吾与点也”
  孔夫子如果在世,可能做梦都不会想到,他的洋洋万余言《论语》,竟然是曾点言志得到他赞赏的那一段最受人欢迎。在一次孔子组织的师生座谈会上,其他人都谈了自己的志向,或从政,或经商,不一而足。曾点说:“莫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夫子喟然叹曰:“吾与点也。”想来,这段话之所以能引人共鸣,不仅因其闲情,更在于其远志。曾点的志向里面深蕴着一种清远之气与高远之境,令人生出无限向往。
  “吾与点也”被韩乾挂在了办公室的墙上,回顾他十多年来所走的路,从告别仕途到进修深造,然后带着自己寒窗十载的成果回国任教。这些经历让我们勾勒出他人生的价值取向。用现在时髦的话说,他的人生规划已经避开了赚钱和当官等“阳光大道”,而悄悄地走向一条探求内心的“世外桃源”,那里人少,不喧哗,却有执着的同道和隽秀的风光。虽然不乏旰食宵衣之累,不乏韦编三绝之苦,却更有探骊得珠的惊喜和踌躇四顾的得意。


上一条:没有信息
下一条:陈海强:纯粹为师 乐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