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经勇:厦门新型城镇化中要加强农村社区建设

 

本文发表在201737日福建日报的理论周刊智库专栏。

 

随着厦门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进程的加快,厦门农村社会正在发生深刻的变化。与其相联系,厦门农村人口结构也在急剧变化着,部分地区非户籍居民大幅度增加,外来人口的社会融入问题日益凸显;部分地区出现农村空心化,农村三留群体持续扩大;农村利益主体多元化,农村居民服务需求多样化,但农村社会事业发展相对滞后,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难以适应。农村社区建设的重要性日益凸显。在这种背景下,逐步加强农村社区建设,有利于推动户籍居民与非户籍居民和谐相处,有利于促进政府公共管理和公共服务与农村居民自我管理和自我服务的相互衔接,增强农村社区自治和服务功能,促进农业可持续发展和农村社会和谐稳定,实现包容性发展。

 

农村社区建设与新农村建设相比,农村社区建设更侧重于生活共同体建设。2007年民政部确定全国首批农村社区建设试验区。早在2002年厦门市委、市政府就出台了《关于推进城市社区建设的实施意见》,此后又明确提出农村实行村改居的社区也要建立、完善社区化管理体制。2009年厦门建立社区党组织、社区居委会和社区综合服务中心三位一体的社区管理体制。而在农村,落实美丽厦门共同缔造的重要举措,就是建立和完善农村社区建设。

 

根据《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2020年)》的基本精神,新型城镇化的终极目标是消除城乡二元结构的体制机制障碍,推进城乡要素平等交换和公共资源均衡配置,推进城乡规划、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一体化。与其相联系,新型城镇化的体系是以主城区为中心,以县城为主体,以小城镇为骨干,以新型农村社区为基础的全域城镇化或城乡一体化。农村社区建设是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重要内容,是推进新型城镇化的重要配套工程。伴随着新型城镇化向纵深推进,农村社区建设必然要被提到重要议事日程。20156月,中央发布了《关于深入推进农村社区建设试点工作的指导意见》,指出:农村社区建设是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重要内容,是推进新型城镇化的配套工程。农村社区建设依靠全体居民,整合各类资源,强化社区的自治服务功能,促进农村社区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不断提升农村居民生活质量和文化素质,努力构建新型乡村治理体制机制。

 

新型农村社区建设不是简单的村庄合并或人口集聚,而是营造一种新的生活共同体,让农民过上类似城市人的生活,享受类似城市人的公共服务,实现就地城镇化的目标,这是一种无形的城镇化。农村社区建设的终极目标,是全方位消除城乡间的本质差别,实现城乡发展一体化。这种新型城镇化可以做到不把农民迁入城镇,而是把城镇植入乡村,可以称之为无形城镇化。推进新型城镇化不仅要重视进城农民工的市民化,把农民工化为市民,也要着力推进农民生产生活方式的转变,实现就地城镇化(即无形城镇化)。新型城镇化的过程,并不完全是人口和产业向城镇的空间转移,还包括用城镇生产生活方式来改变农村。与其相联系,在推进新型农村社区建设过程中,重点解决农民的就地就近城镇化问题。这样做既可以降低城镇化成本,又能符合农民的意愿,也不会造成日益严重的城市病。既不必进城,又能享受城市文明,就是农村社区建设的真谛。

 

厦门新型城镇化建设过程中,伴随着旧村庄改造成为新型社区,农民也就转化为社区居民。这不仅仅是身份上的转变,更主要是生活方式和生活理念的转变。村改居是新型城镇化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也是城市基础设施向农村延伸、基本公共服务向农村覆盖、城乡要素配置合理化、城乡产业发展融合化的必然结果。农村社区建设的重点是社会建设,但是,农村社区建设的速度,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经济发展的程度。这就要求我们必须把农村社区建设和农村产业园区建设有机结合起来。把农民生产与生活方式转变和农村工业化、城镇化、信息化以及农业现代化同步提升有机结合起来。农村社区是农民就地城镇化的重要载体,产业园区是农村社区的重要支撑。有了可以容纳农民充分就业的高效益产业园区,农民才有可能在农村社区安居乐业,逐步把生活水平提高到接近城镇居民的程度。这就要求把产业园区规划与现有产业基础以及农村社区规划有机结合起来。每个产业园区都应当从实际出发,选准主导产业,宜农则农、宜工则工、宜商则商。随着我国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转型升级,农业的功能呈现多元化的特点,能够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物质需求、精神需求、文化需求、健身需求等等。农业功能拓展得越充分,农业资源开发得越全面,农业产业体系就越健全,农民增收的渠道就会越通畅。农业的首要功能是食品农业,是从农业从事植物性产品和动物性产品生产的特殊部门派生出来的,为的是满足城乡居民的食品需求,通过发展鲜活农产品,直接供应城乡居民,被称为菜篮子”“果盘子”“奶瓶子;其次是生态农业,是从农业所特有的调节气候、净化环境以及维护生物多样性派生出来的,通过发展生态农业、循环农业,促进人居环境的改善,让城乡居民清晨能呼吸到新鲜空气,白天能看到蓝天白云,晚上能仰望满天星斗;再次是休闲农业,以其独特的自然景观,让城乡居民旅游、观赏、度假,等等。通过这些途径,促进第一产业和第三产业有机结合。

 

新型城镇化应当是在克服城乡分离的同时,实现城乡融合或城乡统一。现代城市注重园林建筑,建设园林城市,除了解决城市绿化问题,还应通过将乡村元素植入城市,使城市获得家园感。城市人对乡村的回望,告诫人们,在农村社区建设中,一定要注意留住乡愁。实践经验告诉我们,农村社区建设既要注意以城带乡,以乡促城,优势互补,共同提高,又要重视乡土味道,体现农村特点,保留乡村风貌。未来城市与乡村的生态,既不是纯粹的乡村,也不是纯粹的城市,而是两者之间的相互融合。在农村社区建设过程中,要特别注意保护个性,凸显独特性。要着力培养特色文化村,充分发掘和保护古村落、古民居、古建筑、古树名木和民俗文化等历史文化遗产,优化美化村庄人居环境。把历史文化底蕴雄厚的传统村落,培育成传统文明与现代文明相结合的特色文化村。以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根本,发展各具特色的农村社区文化,丰富农村居民文化生活,增强农村居民的归属感和认同感,特别是挖掘传统农耕文化、山水文化、人居文化,把特色文化村打造成为弘扬农村生态文化的重要基地。

 

【作者简介】许经勇,厦门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