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研究生论坛金融系博士生占硕主讲

4月14日晚,院研究生论坛特邀金融系博士生占硕主讲,题目是《我国外汇业务监管体系研究》。占硕在小标题中以“双线三元”形容我国的外汇监管体系,这是他自己概括的金融学术语。所谓“双线三元”是指当前我国外汇业务的管理,实际上奉行的是银监局对外汇银行进行机构性管理,外管局对外汇银行进行外汇业务合规性管理,监管当局,即银监局和外管局依托外汇银行对居民外汇业务进行监管的“双线三元”监管体系。这里“双线”指的是外汇银行对居民进行“一线监管”和监管当局(银监局和外管局)对外汇银行进行“二线监管”。“三元”指的是出现银监局、外管局和外汇银行三个监管主体。 占硕指出,这一监管体系存在着弊端。以事实为例,2003年1月到6月,我国外汇储备增加601亿美元,但是,同期实现的贸易顺差仅有45亿美元,实际利用外资才302.6亿美元。扣除贸易顺差和实际利用外资金额后,还有253.4亿美元外汇凭空增加,无法从国际收支平衡表上得到解释。难道天上会掉下馅饼来?在全国外汇大检查中,国家外汇管理局发现外汇资金“异常”流入有九大途径。这些异常流入的资金主要是资本项目,没有相对的对外物流。这里面隐含着外汇银行为完成任务额,在争取外汇时存在“洗钱”等暗箱操作的情况。由此我们可以看出,我国的外汇监管体系存在两大问题:一是银监局和外管局对外汇银行的双重监管过程中,可能出现因权力划分不清而导致监管的真空,因权力的交叠而导致监管效率的丧失和监管成本的上升;二是外汇指定银行对居民外汇业务的监管,可能带来外汇银行作为企业与作为监管者双重角色的冲突。 占硕认为,解决第一个问题必须更好地强调市场和法律手段,强调服务,监管当局必须转变监管理念,进行政策协调,由机构监管转变为功能监管。所谓功能监管,是指在一个统一的监管方向内,由专业分工的管理专家和相应的管理程序对金融机构进行监管。它强调专家管理和统一监管,没有太多的机构和权力划分,只是简单的内部管理。这就需要转变监管理念。随着中国资本项目的逐步开放,谁率先获得资本项目的开放谁就能取得较大的经济利益,第二个问题的解决有赖于此。在资本逐步开放的过程中,我们必须把银行开展新业务的成本和收益纳入其目标函数内,也就是使其通过明确自身的行为来达到监管的目的。这首先需要监管当局监管纪律的严肃性。监管当局必须说一不二,严厉查处违规行为。只有对监管当局的强监管预期大,外汇银行才会减少违规行为的操作。其次,外汇银行违规行为必须纳入其成本函数,即如果银行合法经营,没有违规行为,可以优先在中国开展某些资本项目业务,在当前情况下,先做即有收益。如果银行违规,则必需处以重罚,并且撤消其经营资本的资格。这样可以收到明显的效果。 在讲解过程中,占硕旁征博引,妙语连珠。他在深入浅出阐述自己的观点之余,亦不时给予听者一些学习方面的建议。 (院研究生会宣传部 蔡盈盈)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