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央行加息——院研究生论坛之“学术沙龙一”

背景介绍:央行决定,从2004年10月29日起金融机构一年期存贷款基准利率上调0.27个百分点,并放宽人民币贷款利率浮动区间和允许人民币存款利率下浮。11月19日晚,院研究生会第二场研究生论坛以“学术沙龙”的形式,主题为“聚焦央行加息”,参与讨论的主要有5位博士生和1位硕士生。本期“学术沙龙”由国贸系硕士生刘飏主持。本次沙龙的气氛特别活跃。还未开始,过道和门口都已挤满了听众。参与讨论的研究生从不同的专业角度阐述了央行加息的影响、作用及意义,在场的同学也积极参与讨论。本期简报摘录发言中的一些主要观点。 嘉宾简介:吴海滨(金融系博士生),孙 蕾(计统系博士生),范卫萍(经研所博士生),江新昶(财政系博士生),吴 健(国贸系硕士生),曾卫锋(经济系博士生)。主持人:刘飏(国贸系硕士生)。 孙蕾:应建立加息的先行指标体系,来把握加息最佳时机。仅仅依据加息“风向标”所包括的四个指标(消费价格指数(CPI)、固定资产投资、货币供应量和工业增加值)作为央行加息的指示器是远远不够的,以CPI为例来说明。CPI各种商品的权重还是20多年前制定的。一方面现在的很多消费品在过去根本就没有,如目前国内发展最为迅速的汽车、旅游、住房消费等根本没有纳入CPI中。另一方面,CPI包括了不完全受货币影响的食品和原油价格的变动。有观点认为本轮物价上涨为结构性上涨,主要是由食品价格大幅上涨带动,不能完全归因于货币因素。如果用核心消费价格指数来衡量物价变动,我国上半年实际的消费价格水平还在下降。核心消费价格指数与CPI不同的是,计算这个指标时要把不完全受货币影响的食品价格和原油价格等剔除在外。所以用一个过时的CPI指标来衡量价格水平变动是不合理的,同理,依据加息“风向标”所包括的四个指标作为央行加息的指示器也是不够的,有时会产生一定的偏差,需要进行拓展和补充,建立加息的先行指标体系。先行指标的选择时要注意选择一些与宏观经济运行密切相关、能够对央行加息起到提示、预警作用的先行指标。从宏观和中观两个不同的层次出发,共选出16个指标,它们是: GDP总量、GDP增长率、工业增加值、固定资产投资总额、投资效果系数、核心消费价格指数、通货膨胀率、货币供应量、总储蓄率、居民储蓄率、实际汇率水平、同业拆借市场利率、股票平均市盈率、国家外汇储备、金融机构超额储备和居民外币存款。对以上各指标进行加权,得到一个综合指数 ,用它来判断是否应该加息。 范卫萍:我国消费结构不平衡和投资结构不合理、现在的负利率增长、CPI的爬升等原因使加息成为必然。由于经济结构性过热比总量上的问题更严重,价格的部分扭曲,部分产业或行业的过热行为,主要体现在:粮食,房地产,钢铁产业等,利率对结构调整的作用有限,而央行用一刀切的办法是不会有效果的;居民储蓄对实际利率升降不敏感,对于居民而言,储蓄只是一种保险机制,而不是投资行为,因此加息扰动沉淀资金的力度不够。所以,现在加息更多的是起到告示作用和预期效果。另外,利率上限放开会推动利率市场化进程。 江新昶:在中国,市场机制未完全建立,一般来说行政手段会比市场手段来得更有效,但由于我们的目标是经济软着陆,而紧缩银根会导致硬着陆,所以,利率手段就担负起控制CPI上升的作用。然而,关注加息的两大部门银行和接受贷款的企业对利率都不是很敏感,所以,在中国这样的前提下,加息是很难抑制价格的上升的。从1998-2004这些年间的积极财政政策确实拉动经济的增长,但它也产生了不可避免的副作用,所以现在,理论界和政府都同意积极财政政策应淡出,应实行稳健的财政政策。现在加息的幅度不大,具有一定的试探的色彩如果,央行确定加息对抑制物价水平有作用才会进一步加息,若没作用就不会继续加息,就会转到其他的调控工具。此次加息的主要意义是扩大存贷款浮动范围,有助于深化市场改革。 吴健:加息有两原因:一方面是我国实行盯住美元的汇率政策,并没有独立性,美元加息了,为防止资本流出和为维系固定汇率制度;另一方面油价上浮,为防止国内CPI走高导致的新一轮的通货膨胀,利率变化会为汇率变化提供了空间,在市场化进程和金融体制改革的前提下,人民币要通过内外两种价格来实行市场化,所以,利率的调整不一定会改变汇率的变化,却提出了一种可能。但是短期内两者并没有必然的联系。世界许多经济体对此次加息有不小的反应,故在全球化背景下,中国的经济调控政策已能影响世界经济。因此,我国的经济改革和经济政策必须考虑对外界的影响程度,中国应该采取更负责任的态度来决定其经济政策的选择。 曾卫锋:汇率稳定的根本保障是世界主要国家宏观经济政策特别是货币政策的协调和经济运行指标的趋同;主要国家货币政策不能有效协调有可能给世界经济带来严重后果。世界经济发展中的一个典型的例子是:1979年后,日本和西欧国家为了阻止美元不断升值的势头,都实施紧缩性货币政策,在不同程度上对外汇市场进行干预,而与此同时美国的货币供给并没有发生相应的增加,结果主要国家这种不协调的紧缩性货币政策加剧了20世纪80年代初期整个世界经济的衰退。现在的经济运行情况是出现局部性的经济过热,即一方面能源和以有色金属为主的原材料价格上涨的同时,另一方面制成品的价格仍然在走低。发达国家头号大国美国在加息,发展中国家头号大国中国也开始加息,这种所谓抑制局部性经济过热或者本身就是对经济运行状况做出非正确判断的加息政策一旦稍微走过头,那么这种加息政策可能会像80年代初期的世界主要国家那种不协调的紧缩性货币政策那样,导致今后几年世界经济的衰退. 吴海滨:民企的贷款难问题并不会因为此次贷款利率空间的放开而有多大的改善。银行对给民企的贷款存在不成文的规矩,是宁可贷款给差国企也不愿给好民企。信誉和规模,是影响民企在商业银行的贷款难易程度最关键的两个因素。加息对民企的影响不大,长期来看,由于民企效益好,回报高,经营成本低,所以民企能承受较高利率,调息对它好影响,但短期并没有大的影响。 (院研究生会 林东阳整理)

关闭